云夢縣“十佳鄉村醫生”、隔蒲潭鎮中心衛生院副榜村衛生室村醫左臘珍,帶病堅持在抗疫一線,2月28日不幸去世。左臘珍甘守清貧,三十八年寒來暑往,她用足跡丈量生她養她的這方土地,無怨無悔。她的一言一行也影響著她的孩子們,她的女兒和兒子先后走上了學醫的道路。

       3月3日上午,在左臘珍的家里,記者看到她生前整理的2019年宋褚和副榜村公共衛生慢性病管理臺賬,而2020年臺賬里的 169名慢性病患者村民名字則是她在生命最后兩天里,也就是2月26日從縣醫院回家后,在病床上讓兒女們幫她謄寫的,那些她已檢測的一沓沓數據還來不及填寫。

     【左臘珍兒子 楊 恒】等我姐下班回來了,就把我們倆喊過來說要把高血壓2019年的所有的用戶的名字,所有的病人的名字全部填到一個新本子上,然后,我們就在家里一個一個的幫她填好了。填好了,她當時,了了一樁事愿的樣子。

       作為一名鄉村醫生,左臘珍除了為村民看病問診之外,還負責公共衛生慢性病的篩查與建檔立卡,她把村里的醫療衛生和公共衛生服務工作做得井井有條。在她生命的最后,她還惦記著未完成的事業。

在楊恒記憶中,媽媽是個工作狂,眼里從來只有前來看病的村民。不論早晚、不論酷暑寒冬、不論下雨天晴,只要患者一個電話,媽媽就要及時解決,電話里說不清楚的,媽媽立即背上藥箱,騎上電動車飛奔出門。

       左臘珍的女兒楊雪是云夢縣人民醫院的護士,兒子楊恒原來在學藥劑,他見家里收入太低,一直在外面做事,拗不過媽媽的堅持,2016年又去湖北職院學習了鄉村全科醫師專業。

     【左臘珍丈夫 楊想明】她的母親熱愛這個職業,她說,錢不是最重要的,不是萬能的,她非要孩子學醫,她說學醫可以救人。

       2月27日,進入生命倒計時的左臘珍把兒子楊恒叫到面前,再三叮嚀,一定要把要鄉村醫師證考下來,打工掙再多錢,也不如救死扶傷有價值……

       楊恒說,以前一直不理解媽媽,甚至抱怨過媽媽,為什么身患重病還要堅持這份收入微薄的鄉醫工作,直到這次疫情暴發,直到全國醫護人員齊抗病毒甚至不惜生命,直到自己的媽媽也倒在前線,他才理解了媽媽,才明白了學醫的意義。

     【左臘珍兒子 楊 恒 】 媽媽對村醫這份職業非常熱情,對村民非常認真負責,然后希望我們學好醫生這份職業。而我也馬上經過三年的學習,也馬上拿到全國醫師畢業證書。